网站公告:
联系我们您当前的位置:主页 > 联系我们 >

为解放军通信事业的发展和通信现代化建设做出

更新时间:2018-12-19 11:44

为解放军通信事业的发展和通信现代化建设做出了杰出贡

2013年6月,韩国总统朴槿惠在访华期间提出,将葬在韩国的425具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遗骸归还其家属,此事引起社会广泛关注。去年年底,中韩两国达成具体协议,韩国已经开始进行志愿军烈士遗骸的挖掘和整理工作。笔者认为,要把这件极具意义的事情做好,建立牺牲军人国家公墓。

建设牺牲军人国家公墓,一是有助于建设民族精神家园。全国有很多烈士陵园,但我们缺少一个上升为国家意志、具有民族精神家园特质的载体。建立牺牲军人国家公墓,既能安葬我军牺牲军人的遗骸,也可以安葬国民党抗日将士的遗骸,甚至安葬鸦片战争和辛亥革命时期的一些民族英雄的遗骸,这对于丰富中华民族的精神内涵、凝聚民族力量都是很有意义的。此事还可呼应我国目前启动的国外远征军牺牲军人墓地整理工作,将一些散葬军人的遗骸迎回故里。

二是重构价值坐标、引导价值取向。中国社会与西方社会存在精神力量之源的差异。西方精神力量主要源自于政治、宗教和职业精神。我们不属于宗教传统国家,因工业分工而来的职业精神尚未形成,主要借助政治力量或民族精神来凝聚民族力量,而为国牺牲者富含的精神元素,恰能弥补这一缺失。另外,由于入园牺牲军人一定程度上突破了政党和年代的局限,这对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都将产生重大影响,一定意义上也可以说是一次价值坐标与价值体系的重构。

三是激发出征军人的精神力量。中国正在走向世界,中国军人将伴随国家利益的拓展,承担越来越多的维护国家利益、维护世界和平的责任。但同时,“走出去”也意味着中国军人需要更多的直面危险,甚至牺牲。如何有效激发军人的牺牲奉献精神,创造一个具有感染力的环境十分重要。当每一位军人从历代牺牲者那里认识到,自己走上战场既是受政治信仰的指引,也是出于职业要求,那么勇敢面对牺牲也便拥有了更坚实的心理基础。

在战争(尤其是正义战争)中作出巨大牺牲的世界大国,一般都建有国家军人公墓,并且将其作为国家举行相关纪念活动的重要场所,向国民特别是青少年进行爱国主义教育。

这方面,美国的做法最具典型意义。建立在美国五角大楼旁边的阿灵顿国家公墓埋葬了20多万名各个时期的阵亡军人,并且每年人数都在增加。到现在,美军仍然设有一个“美军战俘及战斗失踪人员联合调查司令部”,这个司令部组织许多相关领域的专家到半个世纪前二战、越南战争的战场上搜寻美国阵亡官兵的遗骸。美国国防部官员阿隆这样解释:找到失踪士兵,把他们的遗骸带回家是“高贵的行动”, “每一名美国军人入伍时,都得到了这一承诺”(“国家永远不会忘记你们”)。搜寻小组成员、人类学家安德鲁说:“有人会问,这是一项永远无法完成的工作,为什么还要开始。我想,有些事情不一定非要有结局,将事情本身作为一个目标,这些人的故事才会被人们铭记。”该司令部的副司令官韦伯在接受一刊物记者采访时说,每个部队都有自己独特的团结士兵的方式,美军的选择就是让战士有归属感,愿意为国捐躯。当被问及每年花在搜寻工作上的费用问题,我可以告诉你我们的预算,但我并不喜欢这么谈我们的搜寻工作。这样就会落入一个模式,你们花了这么多钱,只找到几具遗骸,太贵了。我不认为这是可以用金钱来计算的。搜寻工作对军队和国家的抽象意义

远大于遗骸挖掘的实际收获。我们把那么多正值青春年华的男女送上战场,我们必须让他们知道,我们都会把他们平安带回家。我们守护的是军队的传承信仰。

所以,他们重视每一个细节,每发现一具遗骸都要做大量细致的工作。完成遗骸的清理工作后,将其置于棺椁,然后迎接回国,举行隆重的下葬仪式。每当牺牲者的亲人前来祭奠,专职仪仗兵都要向他们重复一句话:“我代表美国总统和美国国防部长,对您的亲人为国家作出的牺牲,表示深深的敬意!”然后送上一面精美的美国国旗。到这时,每个为国家牺牲者、乃至周围的人都会感受到国家的力量、为国牺牲的责任和荣耀。

俄罗斯也建有一处规模很大的牺牲军人国家公墓。对于建设一处牺牲军人国家公墓,前苏联时期就由其党和国家领导人提出了设想,只是因为苏联解体而未能实现。到2001年,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了“关于修建联邦军人纪念公墓”的总统令,设想正式付诸施行。该建设工程占地面积53公顷,。俄罗斯政府计划参照美国阿灵顿国家公墓的管理和运作模式,将该处军人公墓打造成集纪念、历史教育和公墓性质为一体的国家公墓。该公墓于2008年3月开始修建,预计投资28亿卢布,已于去年年底完成主体工程。

记者不敢相信,站在眼前的这位中等个“半小老头”,就是南海舰队南沙守备部队第一批大学生干部、新一代守礁人

去年底,李文波启程前往南沙执行第29次守礁任务,在礁上度过了他结婚以来的第10个春节。鲜花灿烂的5月,绚丽多彩的雷州半岛,记者与刚刚返回大陆的李文波面对面,话题就从他这次下礁后发生的故事说起。

“这次下礁我总算了却了一大心愿:母亲去世6年来,我第一次回老家上坟,算是一次迟到的送行。”李文波开门见山。

李文波出生在胶东半岛一个临海乡村,兄弟姐妹8人中他排行老四。作为当年村里唯一的重点大学毕业生,李文波一直是父老乡亲的骄傲。然而,他欠家人的实在太多太多。

2005年9月,正在大陆轮换值班的李文波突然接到母亲病危的电话。赶回老家后,眼前的景象令他不免为之颤栗:病重5年的母亲已不能进食,四肢肌肉已多处溃烂

“儿啊,别误了部队的事。”处于半昏迷中的老母亲,一连几天嘴里念叨着同样的话。10天后,接到上礁命令的李文波,电话里没跟领导提及半句家事,毅然跪别病床上的母亲,如期返回部队。

守礁21年,李文波的姥姥、大伯、三姐夫等6位亲人先后离世。每次亲人离世,或因家人有意瞒着他,或因远在岛礁交通不便,李文波都没能回家见上最后一面。

平时,李文波最喜欢唱那首经典老歌《大海啊,故乡》:小时候,大海就是我故乡,海里成长

这次下礁,李文波还专门利用一个节假日,带着妻儿一起回宁波看望了年迈多病的岳父母,带老人查体看病,还顺便捎去了几千元钱。李文波一如既往、细致入微的孝敬,令当初不愿让女儿跟随他远走天涯的老人甚感宽慰。

【返回列表页】
地址:    电话:    传真:
版权所有:大红鹰开奖聊天室-港彩最快开奖结果-即时开奖现场报码-今期开奖结果现场    技术支持:大红鹰开奖聊天室-港彩最快开奖结果-即时开奖现场报码-今期开奖结果现场   ICP备案编号: